DSC_0104_mr1393906309286

2014.03.04期待這一部影片上映已經很久了,因為幾乎整片都是日文所以就不考慮帶孩子一起來看

我們小夫妻好久沒兩人世界看電影了(灑花********開心******)

其實很適合大女兒看,但總不能只帶一個留兩個,所以我們告訴小孩說:沒關係等他下線在電視上演的時候你再去看^^

麻豆戲院超讚全票180還送爆米花和冷飲~鄉親啊!!來麻豆看電影很棒喔!!

DSC_0106_mr1393906262411  

劇情簡介

★台灣棒球史第一章、默默無聞的嘉農棒球隊打進甲子園決賽的光榮故事改編
★《海角七號》、《賽德克•巴萊》億萬票房團隊再造台灣歷史經典
★繼《賽德克•巴萊》後,魏德聖、馬志翔聯手打造最熱血、純粹的棒球電影

這是一群奮戰不懈的野球少年們,朝著夢想,豪邁前進的熱血故事!

1944年,二次大戰期間,日本軍人經過殖民地台灣前往南洋征戰時,流傳著一句話:「到了嘉義記得叫我…」。已經成為軍官的錠者博美曾是日本「札幌商業野球隊」隊長,一直忘不了當年曾在甲子園球場上慘敗給來自台灣默默無名的「嘉義農林野球隊」。而14年過去,錠者一心想去嘉義看看…

1929年,在日本殖民地的台灣誕生了一支由漢民族、大和民族以及原住民族組成的嘉農隊,起初只是想鍛鍊身體的普通社團,直到新教練近藤兵太郎〈永瀨正敏飾〉的到來,秉持選人才不分人種的理念重整球隊,並以「進軍甲子園」為目標,利用斯巴達式的嚴厲態度重新訓練球員。原本散漫的嘉農隊,在經過近藤一年多的魔鬼訓練與屢屢落敗的刺激中,漸漸激起了球員們求勝的意志與前進甲子園的決心。且於1931年一路過關斬將,成為首支在濁水溪以南並贏得全島冠軍的棒球隊,同時期,影響台灣至今的嘉南大圳也隨之開通,在一片榮景的氣氛下,嘉農隊要代表台灣去日本征戰了。

然而站在甲子園黑土上,嘉農的球員們才真正面對最大的挑戰,一場場的比賽讓主力投手吳明捷手指受傷,隱忍不說的他忍痛上場,在五萬五千多人面前,對戰日本最強的中京隊,手指的疼痛讓他頻頻投出壞球保送,也讓現場觀眾都傻了眼。面對又急又氣近藤,吳明捷卻請求讓自己投完這場最後的戰役,他的決心感動了近藤,而並肩作戰的戰友們也決定要幫助吳明捷完成夢想。

吳明捷靠著甲子園的黑土止血,卻止不住對方的攻勢,此時隊友突然大喊:「儘管投給他們打吧,負責守備的我們一定全力替你把球擋下!」、「盡情的投吧!我們可是來自台灣的嘉農啊!」在全場驚訝不已的氣氛下,吳明捷咬牙忍痛投出一球球的直球,與戰友們每擋下一球就喊出「歡迎光臨!」的嘶喊聲,感動了現場所有觀眾,也振奮了遠在台灣聽著廣播的台灣人民。近藤教練看著場內原本稚嫩的球員,現在都已成長為永不放棄的鬥士,在他心裡似乎也感受到了什麼…

日本作家菊池寬曾說道:「我完全地成為嘉農的袒護者了,他們那種不同種族卻為相同目標在球場上奮鬥的英姿,著實讓我感動的流淚啊!」。不論球賽輸贏,嘉農已經締造歷史,但他們不畏懼地勇敢挑戰自己,無形中卻得到了真正的勝利。

遠遠地,觀眾席上傳來錠者的奮力呼喊:「英雄…戰場…天下…嘉農…」

【導演的話】

馬志翔
大家都以為台灣棒球的起源是紅葉少棒,但早在日治時期就有一支來自台灣南部的「嘉義農林野球隊」,在不可能的狀況下打進甲子園、甚至進入冠亞軍決賽,讓當時的日本流傳著一句話「英雄戰場‧天下嘉農」,但可惜的是,他們的故事卻鮮少人知。

在1931年日本統治台灣時期,嘉農野球隊是第一支打破了過去殖民觀點,首批由大和民族、漢民族、台灣原住民族組成「三族共和」的球隊,說明了「在棒球的世界裡是不分你我的」當一群人擁有一個共同目標時,便能排除隔閡達到互相瞭解、尊重、與包容的團結心。

在劇中,我們透過一個前日本甲子園球員對台灣棒球歲月的緬懷,巧妙的牽動台灣棒球史光榮的一章與成長史的感動。內容除了熱血與扣人心弦的棒球競賽之外,在親情、愛情、友情方面的編寫描述,也能勾起大家共同的記憶,與多數人產生共鳴。

「就算比數落後、只剩最後一顆球,都絕不放棄!」嘉農野球隊就用這樣的精神感動甲子園球場五萬五千名觀眾,更贏得了「英雄戰場、天下嘉農」的美譽。我希望能透過《KANO》這部電影,能讓觀眾進入戲院後找到最純粹的感動以及驕傲。

更新日期:2014-03-03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~VIVI~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